当前位置:首页 > 寺院文化 > 玄奘文化

谁能想得到?

发布时间:2019-6-19 来源: 浏览:178

 

文|释传真

沈建1.jpg

       最近南京比较炎热,半晴半云的天空,突然响起一声闷雷,哗哗地下了一阵,不大不小的暴雨,过了之后,天空仍然还是那个天,云还是那片云……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噩号,原南京市政协主席沈健于6月2日深夜服毒自杀,6月12日接到消息,13日一早将举行火化仪式,为此我这个方外之人纠结了一夜,咨询几位老领导,都劝我不要去,结果我以前那种执著的性格,终于被他们说服了。

       想想一个人活着,多么可怜,不管是官场,情场还是商场,都那么残酷和无常,做为一个方外之人,沈健先生多年的老朋友,也象俗人一样顾忌得那么多,连最基本的人情、友谊都丢了,更所谓把这一切都放进心里吧!人活到这种地步,也真是阿弥陀佛了!

        所以对待死亡,我真得佩服沈健这位老朋友,当活着没有意义和价值的时候,还要这条老命干什么?给国家,给人民增加负担,还要享受多年的部级待遇……做为一名***员,为了党的事业,死都不怕,还怕什么!如今沈健老朋友做到了,他以死的方式,回答了这个时代,完结了他的人生!

       我这位要为解脱生死而出家的传真,仍然跟着一帮修行人,为了 名闻利养,拼命地向前奋斗着,苟且地活过每一天。

       想想二十几年的一幕幕往事从眼前闪过,一股很俗气的眼泪从眼眶中涌出……

微信图片_2018010100322321.jpg

        1997年12月31日的夜晚,辞旧迎新的钟声在栖霞寺钟楼敲响,一大群人跟着官员前呼后拥地挤上了狭窄不堪的钟楼二层,我虽然把一帮大小官员送上二层,自己还是被挤了出来,靠在栏杆呆呆地望着一帮随大流的人们……这时一位借着灯光,看的略黑圆润的脸,梳着有点大后背的头发,穿着一身丈青色的西装,个头略矮,凑到我的跟前:“传真法师,我也想进去撞一下。”“你是哪位?”“我叫沈健,市政府副秘书长!”“你怎么没有跟罗市长一道进去!”“唉,我个头有点小,被他们挤了出来!”“噢!原来如此!心到就行了,我陪着你比他们在里面抢钟棒子更清净!”“法师说得也对!”从此,沈健同志与我这个小和尚便成了朋友,那年是南京市政府推动旅游发展的第一年!

       有一年,沈健当上了南京市政府秘书长,省中医院的南大门,石鼓路菜场拥挤不堪,而且道路十分狭窄,如果里面小区失火了,消防车进不去,人也逃不出来,一位居士家住在里面小区,就把这个情况跟我讲了,我在上大学做家教时,也时常到石鼓路菜场买菜,知道这情况,就带着居士的诉求,去市政府找到了沈健秘书长,把情况跟他汇报了,他感到比较为难,我说:“你做为一个政府秘书长,为人民的利益着想,是你的天职,你无论如何去现场看一下!”他被我逼得只好陪着我去石鼓路菜场去一下,他看了之后,感到确实存在严重的消防隐患,不仅仅是脏乱差的问题。“传真法师,你反映的情况是对的,你做为一个出家人,都能为众生着想,我这一任官员更应该为人民服务了!”

       过了一个月后,石鼓路菜场,真得被拆了,一次在朝天宫参加云锦展的活动,之后焦勇部长又请贫僧一道参加了午宴,席间一位叫李强的建邺区委书记,指着我:“你就是那个传真吧?你知道吗?你提建议把石鼓路菜场拆了,我们街道一年百十万收入没有了!”“李书记,不能光想着你们政府的利益,老百姓的生死可是大于天呀!”李强被我讲得哑口无言。那次我觉得对不住焦勇部长(当时建邺区委常委,宣传部长),李强被我当众弄得很尴尬,官场往往会因一件小事而报复人,我默默地为焦勇祈祷,至今焦勇先生没有升为大官,也可能怪我这个和尚吧!

       还有一次,平时很少有交情的一位省宗教局副局长,让省宗教局刘长征处长带着来找我帮忙,那时沈健还兼管玄武湖旁的国际展览中心,这位副厅级官员给我提要求,要我帮他找沈健给他儿子在国展中心安排一份工作,说实话,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沈健还管国展中心,只是回答:“我只是一个出家人,只是跟他认识而已,其实没有交情,也不可能帮上忙的。”这位副厅很生气的说,“不帮就算了!”我这个人的脾气更是刚烈;“不要以权压人!”就这样不欢而散了!

       后来我把这个事跟沈健说了,他说:“传真法师呀!你应该跟我说一下,我担心他会伺机报复你的,官场是很可怕的。”“秘书长,我做为一个出家人,为了大众的事情,为了佛教,我肯定要麻烦您的,但不能因我个人之私给你添堵。”沈健诚恳地点点头,从此我们的友谊更深了。

沈健推动牛首山.jpg

       多少年来,我为了栖霞寺的事情麻烦他不少次,而且他一直都做无名英雄,他做市委秘书长的那年,正是我拍电影艰难的时候,我整天抱着剧本与报告求爹爹拜奶奶,争取领导们画圈,好几次都是沈健私底下给我出主意,指点我找哪位领导,还偷偷地给我开绿灯。

       又有一次,关于电影首映式的事情,我大中午地闯进了市委大楼,到了三楼,看到沈健秘书长的房门半掩着,就直接推门进去,见他正打开柜子拿出一盒方便面,结果仔细瞧过去,满柜子都是方便面,我说:“秘书长,你平时就用快餐面对付着工作呀!不知道的人,还认为你们这么大的官,每天都是山珍海味的”。“唉!传真呀!一般人哪知道我们的苦衷呀!跟官不自由呀!”“那罗书记,怎么办?”“罗书记,由他秘书想办法给他弄点吃的。”“我调侃地说:“看来还是我这个和尚自由呀!活得快乐呀!”他听我这么一说,一面吃着快餐面,一面使劲地点着头。这就是光彩后面的清苦!

       一转眼,沈健又做了市政府常务副市长,一般的事情我不去麻烦他,去见他时,也几乎没有跟他约过,如果在,就进办公室跟他聊聊,不在就办别的事情。还有一次,我抱着九华山灯光亮化方案,牛首山建议,玄奘寺防塌除险报告,连续不下十次找不到季建业市长,这天,我也是急了,看沈健的门开着的,就直接冲了进去!看见他坐在办公桌前审阅文件,背后墙上挂着玻璃框小横幅:“天行健”,一看就知道 蕴含着上天之意,给这个世界带来了“沈健同志。”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!”沈健好友,以“天行健”,鼓励自己要对得起父母,起的“健”字,这个名字,以自强不息地奋斗人生的目标。当我把报告交给他时,他请我在一旁的桌边坐下,认真地看了三份报告,他说:“防塌除险的报告,我收下,属于我管的,批给国土局和财政局,让他们去九华山实地勘察,不但支持你做好防塌除险工作,而且在经济上也给予支持,另外两份,不是我不能交给季市长,可能力度不够,也许还会起反作用,不要认为我是常务副市长就行,建议你不要天天往市政府跑,季市长平时不开会是不来市政府的,你每天最好到汉府饭店电梯口堵,总有一天会堵到的。我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     九华山防塌除险工作,在沈健常务副市长的推动下,稳步向前进行,获得了很好的结果。

      最重要的一次是关于牛首山的问题,那时贫僧还是一位政协委员,一次年底,政协会议大会每组派代表发言,由政协主席缪合林,常务副市长沈健听政,之前,我知道沈健做为市政府常务副市长,听完委员报告后要给予回答的,就私下找他汇报牛首山的问题,希望他能回答政协委员提问,给予支持。沈健说:“传真法师,我担心你提得太尖锐时,有些领导会非常不高兴的,弄不好下届政协就没有你混得了!”“沈市长,只要当一天政协委员,就要为佛教呼吁!至于以后不要我当政协委员时,再说,我不想做一个和尚混子,想实实在在为佛教做点事情!”“唉,我们政府干部都要有你这种想法就好了!”第二天政协见面会时,当然不会安排我发言,都知道我会放炮,但我还是不失时机地夺过话筒,质问牛首山佛教文化,大报恩寺为什么多年不能解决,一个一个问题,象连珠炮似地提出来,迎来阵阵掌声,同时把台上的个别领导鼻子都气歪了,还好,大会不是他回答问题,最后沈健在回答关于大报恩寺,牛首山问题时,也专门在回答时提出一些质疑,希望政府早日推动这些关于大报恩寺,牛首山传统文化的打造工作。所以在牛首山与大报恩寺文化园上,沈健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前奏工作,确实,那次我得罪了不少干部,这为我以后政协委员被拿下,埋下了伏笔。

沈健2.jpg

       后来南京政协换届了,我终于被市宗局李兰给换了下来,沈健做了政协主席,几年下来,虽然大报恩寺文化,牛首山佛教文化成功了,开创了中国佛教文化上的一次革命,但我自己的命,也差点被他们革掉,牛头禅寺住持,政协委员等一同被他们以“梨猫换太子”的方法取代了……

       有一天,我去政协看望沈健主席,沈健说:“这次政协会议怎么没有看到你?”“我被李兰给换掉了!”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“沈主席,不要为我考虑,说实在的,从佛教事业上来说,我为佛陀完成一项最伟大的事业,以后很难再有超越的,我的历史使命基本完成,委员不委员也就无所谓了!”“杨卫泽不是很赏识你吗?”“杨卫泽也不是从前的杨卫泽了,李兰无论如何也会通过组织或是个人,都会在杨的面前讲我的坏话,杨卫泽不同意他们抓我,已经算是保我了。李兰会千方百计地讨好杨卫泽已达到自身的目的,你不要帮我,这样不要因为我而树敌过多,况且你刚当上主席,再让李兰补上我的政协委员名额,不但让她下不了台,也不值得,对出家人来说,都是无常的东西,我们之间的友谊不要搞得那么俗!”“唉!这是什么世道?以后,你有什么需要的,我以个人的名义支持你!”“非常感谢沈主席的理解与支持!”后来元旦,春节辞旧迎新活动时,他都会带着他的太太一道来参加传统的民俗活动,同时也是对我的实际支持。

       退下来的最后一次,我去办公室送请谏给他,与他在办公室谈了很久,他说:“我天天看你的微信《群书治要360》,并且还买了一套书,你这么勤奋,每天都要学习一条,我们的党员干部都能象你这样,学习360,进行管国理政,国家一定会清明的,我也在向你学习呀!”我说:“主席过夸了,我只是学习学习而已,每天发出去,希望有识的官员看到会有所受益,这也是我做为一个特殊公民的一点义务,能做一点是一点吧!”接着我又谈到“肃清季杨流毒”问题,觉得有点过了,只要以前文件,书籍,电视片有杨卫泽声音,图像,签名的一律销毁,“沈主席,这搞得象文化大革命一样,这样做,不是要切断这段历史吗?林彪指挥过‘辽沈战役’,就变成了他人指挥的?***最讲‘认真’二字,这段历史不承认,不是笑话吗?不是误导后人吗?开罗宣言的电影,世界四大巨头汇聚,电影海报上却换成了毛泽东,这不是强盗逻辑吗?这到底是愚民,还是笑话?”沈健拿着自己的一套南京文化方面书籍说:“中国不管搞什么,要么极左,要么极右,十几本书都是纳税人钱印刷的,都是南京几十位专家的心血,说,下个文销毁就销毁了,把杨卫泽几个字抹掉不就得了吗?连你这个和尚都有点看法,看来是有问题的!”

       这次我们谈得很多,沈健主席接着说:“我这一辈子低调做人做事,只要不落贪官之名,不被后人骂就满足了!”我说:“沈主席,你不仅是一个好官,为民办事,而且是一个大善人,菩萨一定会保佑您的!”

       二十多年来,我这和尚与沈健先生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我也承诺自己的诺言,从来不为私事麻烦他,这也是他愿意同我成为好朋友的一个主要原因!

沈健3_副本.jpg

       感谢他一直以来不停地支持我,就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别的领导吓得躲得远远的时候,他不管在职与不在职,都非常低调地支持我,为我点赞。他说过:“我要活着做一个好人!”想想这个时代活着做一个好人,是多么得不容易!他曾经说“我年经的时候,只是一个照相馆的工人,如今能混个副部,已经很好了!人生也算划上一个句号了!”

       但谁也没有想到,谁也不可能想到,谁又怎能想到?沈健,我的老朋友,他却以服毒的方式自杀了,享年65岁。他的一生低调地工作,低调地做人,最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,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!如今我这个要为生死而解脱的和尚,却苟且地活着,而且连跟他最后告别的勇气都没有了。这一点点纯洁的友谊,连同他的死消失殆尽,自身感到在这个世界上,最起码的做人尊严都失掉了!还谈什么最纯朴的人情世故呢?

       但是我还得坚强地跟着一些人,人模狗样地活着,总希望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!然而,跟沈健老友相比,还有什么比死更惊天动地呢?他以一个地地道道的***人,以一个好人的标准,坚定而勇敢地面对死亡,悄悄地死在了有太阳的地方——太阳宫,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走完了他自己的人生,回答了这个时代!

(注:这篇文章纯属个人的真实情感,是为纪念死者而写的回忆录,跟个别官员的乌纱帽豪无关系,请不要干涉宪法法律赋予我公民自由的权力。如果有人干涉,请公开下文,如果违反法律,请诉诸法律!) 


2019年6月14日写于南京玄奘寺








上一条:衣警论
下一条:该应验的都应验了!
电话:025-83356394 025-83356908 手机:13809031780 传真:025-86895811 备案号:苏ICP备1020162
如有侵权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删除!
Copyright © 2015 南京玄奘寺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南京博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