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寺院指南 > 寺院动态

那片小山

发布时间:2018-10-6 来源: 浏览:35

那片小山
那片小山 人老的标志,有很多表象,记忆力减退,眼睛开始老花,看书看人都得戴上老花镜,夜尿增多,说话总是回忆过去,还唠叨个不停……。有时坐在一处发呆,默默地……想着想着,一会自言自语发笑,一会又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……,越过不惑天命的我,好像都具备了以上情景,也许心灵上已经老了吧!

初秋的烈日,还是那么火辣,午后的天空在南京这样的季节里,难得看到朵朵白云。我坐在窗前静静地望着远方,望着,望着,朦朦胧胧中就看到了从前的那一片小山……。
那年,因为家境贫苦,三哥李义官不知是通过谁的帮忙,不得不离开生他养他,让他怀念让他无望的故土,跑到明光(嘉山县)的一个山里去,帮助人家看山去了!这一去就是一年,杳无音讯,母亲非常担心,自己脚又小,不认识字,只能等我放暑假的时候,按母亲的要求,拿着一张小纸条,只身一人,第一次踏上远去的征途。在妈妈的眼里,家里唯有我这个喝点墨水的儿子,才是让她放心去寻找三哥的原因。
记得,自己步行几十里到凤台县,再坐上公共汽车,好像又转了一次车,到明光县城,再一面看着纸条,一面问着路人,终于来到明光一个叫罗岭的小山村!
到了罗岭,走进小山村,在一片狗吠声中,找到了生产队队长家。队长一家人,看着我这个小年轻,非常客气,队长的太太摸着灯影,给我煮了一碗鸡蛋汤,让我吃下。
队长一家人,非常朴实,他们的大儿子张华伟比我大一点,二儿子张华彬跟我差不多,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叫花菊,还有一个最小的儿子张华山……那个年代不知咋的,越是穷,孩子越是生得多。
晚上一家人都好像为我一个人忙,队长太太让自己的女儿和她一起睡,专门给我一个小凉床,就是四根树棍,再安上四条腿,中间用麻绳或草绳,打成网格状,再给一条破毛毯,然后仰天而卧,数着满天的星星,数着数着就睡着了!
在队长家,得知三哥在为罗岭村看茶场,离村上大约二三里地的样子。第二天,随着队长一起到哥哥看茶的地方……。


当时是盛夏,哥哥浑身晒得黑黝黝 的,他看到我时有点发懵,毕竟一年没见了,他可能非常惊讶;而我看到他时,眼中不禁噙满了泪花。
当天晚上,我陪着三哥,住在茶场,躺在干灰的地上,还是单纯地数着星星:“三哥,你一年没回家了,妈妈和我们都想你,你回家吧!”“家里太穷了,回去没挣一分钱,在这里也只是混口饭吃,回去睡的地方都没有。大哥,二哥连对象都找不到,我还是不回去吧!队长家对我都很好,有时还能送一两个鸡蛋,队长还会时不时拎点酒一起喝,一起聊聊天……”不管怎么说,三哥都不愿回家,其实,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孤独的。如今想来,他那时才是一个孤独的修行者。
按照母亲的旨意,这次无论如何要把他带回去的,由于三哥一直不愿意回去,我只能陪着三哥。我看三哥与队长一家相处这么好,他家还有一个女儿,能做上门女婿倒也不错。每天几乎是队长家,小山来回穿梭着……。
罗岭的小山,并不高,也不大,南方的丘陵地带,总是山挨着山,山连着山的,三哥所在的山略高一点,但还是山坡,满山梯田一般的,一畸畸,一道道的茶树,有时我也跟着村上人学着采茶,一大早顶着草帽,迎着朝阳……。茶采好了,就在三哥睡觉的大屋里,支上大锅进行炒茶,由于时间短,只看他们炒,自己在旁边看热闹……。
半个月下来,我发现花菊并不喜欢三哥,人家一家人只当他是纯朴的朋友,也没有要倒插门的意思!而且半个月下来,花菊倒跟我谈得来了,而且队长的二儿子又从云南买回了一个媳妇,人虽然矮了一点,还是蛮贤惠老实的。可就在这段光景,队长突然暴毙身亡,这对农村来说,一家人就等于天塌下来了。三哥是一个讲义气的人。他说:“人家这种情况,我更不能走了!”无奈,我只好一个人,回到了家,告诉母亲,三哥虽然没有回家,但一切安好!
到第二年的暑假,母亲还是不放心,又让我来到了罗岭……。可是这次来,我更伤悲了!就在我抵达的前三天,队长的二儿子前额突然长了一个瘤,长痛不止,一天一夜就死了!一个孤老太太带着一个守寡的儿媳妇,还有一个女儿花菊,一个小儿子和一个小孙子,足足让人看到了凄惨!想想自己虽然穷,受人欺压,但毕竟一家五男二女的姊妹和父母都是双全的,在那个年代,也算是一个穷苦的幸福之家了!


我又和三哥,在那一片的山峦住上二十多天,花菊又大了一岁,扎着两只小辫。只要我在她家,她就会脉脉含情,甚至喜出望外,帮助母亲为我做饭。我的到来,说不定给她这一家带来了不少乐趣……。花菊的母亲说:“我们家花菊,很喜欢你噢,如果你能留下该多好!我们家也多了一个劳力,唉!今后的日子不知怎么过才好?”特别是晚上,我总能看到花菊的母亲坐在墙角呆呆地望着满天的星星……,花菊躲在另一处,偷偷地望着我……,我也只能揣着聪明装糊涂……。
第二天,我又去了三哥住的地方,上午十点左右,满天飘着白云,如絮如带,如海浪,如柔棉……,不远处还有一只只山羊,一头头黄牛在吃着青草。不知怎的?茶山突然着起了大火,冒着浓烟,我和三哥赶忙拿着扫把跑到屋后山梁上拼命地扑打着火苗,越扑火势越大,火苗顺着一畸一畸茶树往前烧,我看这种情况,光扑打是不行的,一定要断去火源才行……。我就跑在火苗的前头,拼命地拔去一棵棵茶树,终于隔断了火源……。等村上的人都赶来时,茶树的火也灭了,但也着实烧光了一大片……。我劝三哥,这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,生产队肯定会要找我们麻烦的,三哥无奈,只得跟我回到了久别的故乡。
临走时,是一个大清早,花菊的母亲和花菊早早地起来,又给我们下了两碗鸡蛋汤,喝完之后,母女两把我们兄弟俩送得很远很远……。我偷偷地回眸一望,花菊正在用袖口擦着眼角,我知道她在想着什么,可我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,怎么屈身于这一片小山呢?但这片小山却给我留下了一片深情和记忆……。那时,正是情窦初开的年华!
后来,她知道我出了家,还专门和她的母亲来看我一次,回去不久,花菊就给我寄了一张在照相馆照的照片,手里抱着一把小提琴,说特地为我照的,让我永远记着她,她还说,她一定会像妹妹一样等着我。再后来,她又寄了一张和一个男孩的合影照,说她妈妈得了子宫肿瘤,她没有办法,把自己给嫁了,获得了四千元钱,去救母亲的命……。我哽咽着读完那张带有好多错别字的小纸头。再再后来,她又寄一张小孩的照片给我,说她生了一个女儿,很希望能长得像我一样……。数十年之后,正巧我不在庙里,一位中年妇女,找到了玄奘寺,说要见我,见了我就知道是谁谁了!可后来还是她说出了,她就是花菊……。她电话里说她结婚多年之后,又离婚了,家里发生了更多的变故……。她没有办法,只好走出那座穷困的小山村,嫁给了太仓一位男士,变成了卖茶姐,现在过的还不错!我听着她电话的诉说,眼睛又朦胧了,眼泪不自主地往下滴,眼前在朦胧中,又看见了那片小山…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9月9日写于南京玄奘寺

上一条:《群书治要三六〇第三册》275
下一条:《群书治要三六〇第三册》274
电话:025-83356394 025-83356908 手机:13809031780 传真:025-86895811 备案号:苏ICP备1020162
如有侵权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删除!
Copyright © 2015 南京玄奘寺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南京博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