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寺院指南 > 寺院动态

比赛

发布时间:2018-9-12 来源: 浏览:262

       
    由于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,目不识丁的农民,父亲童年时是孤儿,还做过地主家的长工,外婆给地主家当奶妈,一直到解放后,成为地主家的一员。按道理说,成分是一穷二白的,绝对合符当时社会的农民要求,就是因为村里几位比较聪明的老前辈,推举父亲到忆苦思甜大会上,要求听党的话,一定要实话实说,向党讲真话,不能假大空,说出社会主义优越性……父亲最大的特点,就是村里公认的老实人。他在台上说:“过去地主老财,欺压穷苦百姓,我在地主家打长工,觉得人家的家产也是祖祖辈辈攒下来的,都说人家残酷,让我们穷人吃不上饭,但我在地主家打长工时,还是能吃上一两个白面馍馍。如今把人家土地充公了,变成了大家共有的了,可为什么一年到头,连个菜糊糊都吃不上呢?我真的不明白。”台下鸦雀无声,空气顷刻沉闷起来,我看着父亲,顿迟顿迟地讲着:“还有一次,冬天非常寒冷,没有东西御寒,我就拿着绳子,跑到麦场上去偷地主家的麦秆秸,结果地主突然来到场上,看见我在偷他家的东西,他却故意扭头走了,当作没看见,硬让我把麦秆秸背走了。没有想到,万恶的旧社会,地主还那么善良!” 
    那时每个村都有上面派的工作组,台下听我父亲这么一讲,掌声持久不歇……结果第二天,父亲就被带走了。母亲吓得浑身发抖,抱着我幼小的身躯,拉着哥哥,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被红卫兵五花大绑……。母亲抱着我,等他们走后,一面哆嗦着,一面自言自语:“千万不能讲实话,千万不能讲实话,讲实话是他们的事!”母亲那被吓的惨状,父亲被绑走,大哥被带走……从此,全家的命运,在穷困中发生了更加不可预知的变化,但在我幼小的心中,种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!胸中充满着,对当时不知道算是什么社会的一种仇视。一次,正巧我碰到村书记,也是一个人,就抬起小手,指着他:“等我长大了,一定找你报仇!你给我记着,你比周扒皮还坏!”“小家伙,哪家的?我一定好好治治你!这么小就有这种强烈的仇恨!”这些事情直到父母都双双往生了,我也没有提过。这也就是村干部们不让我上初中的其中一个重要原由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    后来通过好人帮忙,上了“代帽子”初中,又凭着自己的努力,转到了鲁口中学,读书的环境,条件等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在当时鲁少贤老师的帮助下,还住进了学校防震庵中,从此发奋图强,努力学习,而且每天早上五点左右,就跟着鲁少贤老师,顺着操场跑步,几乎每天都是三千米,不仅增强自身的体力,更锻炼了心的耐力和顽强的斗志。打篮球,踢足球,跳高,跳远,单双杠……能做的体育项目,尽量学会。 
    每年从初一到初三都进行同年级的体育比赛,逢赛必参。一次,四百米,八百米,一千五百米,三千米,我全部参加,在同一天的比赛里,同时参加这么多项目,连体育老师都感到吃惊。为了这一天,我特地跑回家,一大早,请母亲给自己下了两个“鸡蛋鳖子”,就是今天讲的两个鸡蛋做的汤,滴了两滴油,像点眼药水一般。那时候,来个客人才能吃上一小碗炖鸡蛋,已经算是上等菜了。吃完鸡蛋,我再跑回学校,八点开始准备跑四百米的比赛。在开赛前,李奎明老师,是位女的,高高个子,略方面孔,运动短发,白皙皮肤,基本比较严肃,上体育课时,时常吹着口哨,领着我们跑步……。在这一天,她和另一位体育老师鲁喜贤,一道指挥比赛。其他男同学都脱去上衣,蹬掉长裤,只穿着裤衩,而我脱去上衣,全校只有我一个学生穿着一条涤纶棉的灯笼裤,与全校参赛的男女同学在一起,显得特别不搭配,或者说是格格不入,就是女同学也都是穿着短裤的。
    李老师走到我面前:“李义将同学,马上开赛了,别的同学都脱去了长裤,你赶快脱下,不然来不及了!”我不好意思地跑到李老师身边,小声的说:“李老师,我家穷,秋冬季节,母亲不会给内裤穿的。”李老师:“不会连内裤都穿不起吧?你不要逗我了!”“李老师,我真没逗你啊!”可是李老师怎么也不相信,坚决让我脱掉外裤,而且还认为我是调皮。我逼得没有办法,况且她又是一位女教师,这可怎么办?我正思忖着,她一下走到我面前(那时裤带不是绳子系的,就是一根很细的松紧带),李老师一把拉住我的裤腰,往下拽,我两只小手本能地按着细松紧带拼命往上提。李老师一边拽,一边说:“我到底看看你有没有穿内裤!”她这一拽,往里面一瞅,她的脸顿时变成了红苹果,赶快松开了手。当时我那个羞耻加上尴尬,到现在都 不知如何形容!
    李老师带着满脸羞涩走开了,用手向我指了一下,我立刻从紧张与茫然中清醒,赶快跑到起跑线。“预备!”哨声一响,我两只灯笼裤,跟着风,鼓鼓地向前冲去,四百米拿了第一名,八百米拿了第一名,……1500米,李老师和鲁老师都走过来,不让我跑了,说:“不能你一人总拿第一,给别的同学留个机会。”取消了我跑1500米的机会,但3000米比赛,我还是拿了第一名……。后来,鲁喜贤老师,还带着我们去县一中参加县全年级的400米短跑,那时跟县城里的学生比赛,体能总是不行的,但还是拿了第三名回来……。
    如今想来,那时虽然没有裤头穿,但在贫穷的年代,仍然在艰苦与坚强的岁月里,过完了初中的快乐时光! 










 
上一条:《群书治要三六〇第三册》256
下一条:《群書治要三六0·第三冊》255
电话:025-83356394 025-83356908 手机:13809031780 传真:025-86895811 备案号:苏ICP备1020162
如有侵权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删除!
Copyright © 2015 南京玄奘寺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南京博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